str2

彩票公益金约40亿投入老年之家 如今竟成烂尾

2018-10-01 03:12

  2001年,民政部在全国启动社区老年福利服务星光计划(以下简称“星光计划”),共投入134亿元资金建3万多家星光老年之家。随着时间的流逝,这3万多家星光老年之家今何在?近日,商报记者走访多个社区的星光老年之家,发现大部分已经被“撂荒”,有的尽管悬挂着鲜亮的红色牌子,却鲜有人知其存在。究竟是何原因导致这些公益项目只有短暂的春天?

  民政部门从2001年6月开始启动 “星光计划”,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5年底,“星光计划”总投资134亿元,全国建成星光老年之家3.2万个。在其具体资金运用中,民政部本级彩票公益金投入为13.5亿元,占10.8%;地方彩票公益金投入26.33亿元,占19.52%;地方财政投入43.36亿元,占32.15%;项目单位自筹和其他方面投入34.83亿元,占25.83%。

  如今这一工程又起到怎样的效果?商报记者通过地图搜索到市东城、西城、海淀、昌平等多个区的十几个社区星光老年之家后发现,记者走访的十几个星光老年之家只有一家还在提供服务,其余的要么只剩一块牌子没有了实际功能,要么就是地图上显示的地址找不到任何星光老年之家的痕迹,更有记者按照地图的地址寻找过去,原本福利性质的星光老年之家已经变成了收费昂贵的养老俱乐部。

  商报记者根据地图上显示的地址来到位于丰台区新华街北社区的星光老年之家,但记者遍寻社区都没有找到任何痕迹,一位该社区居委会负责人称并不知道有星光老年之家的存在。随后记者又按照地图来到昌平区太海城建第七医院燕城苑小区医疗服务中心附近的星光老年之家,也同样未见到任何踪影,在周边的两家房产中介负责人都表示,在这里工作近十年,并没见过星光老年之家。

  当商报记者按照地图显示来到朝阳区甘露园社区时发现,一幢板楼外墙上挂着明显的星光老年之家的招牌。记者到达甘露园社区时为周六下午4时,但招牌下的铁门却紧闭着,当记者询问临近的一处福利彩票投注站工作人员关于星光老年之家运行情况时,该福彩投注站人员称,之前确实有老年人在里面活动,但近几年就没有使用了。

  值得一提的是,当商报记者按照地图寻找西城双城寺的星光老年之家时,结果却是一家名为阳光老宅院酒店,内部设有一个亲仁的养老俱乐部,提供针灸等养生服务,消费者需要花3万元、5万元、10万元成为会员才可进行消费。据酒店工作人员称,酒店从2008年开始成立,亲仁只是在内租借办公场所。而双城寺居委会以及在这周边居住多年的老人均表示,附近并没有开设星光老年之家,也有可能由于搬迁改建的缘故使星光老年之家消失,居委会倒是一直有一个活动室供老年人娱乐活动。

  在调查中,多数星光老年之家都不见踪影,有的是因为一些改建等原因导致其消失。但记者在和平里东街的和平家园社区门口就看到挂着一个福彩星光老年之家的红色牌子,进门后发现是一个约20多平方米的房间,内部仅摆放了一些桌椅和一台挂在墙上的电视,左右两边均是办公场所。不过一位负责人却表示,星光老年之家在十几年前建立,当时居民也有三个主要活动场所,而在七八年前已经不再提“星光老年之家”这一说法,不过老人仍会到周边的公共活动场所进行休闲活动。但在社区活动的十几位居民都表示并不知道星光老年之家的存在,一位在这里生活了近20年的老大爷指出,从来没有听说过星光老年之家。

  资料显示,民政部于2001年印发关于《“社区老年福利服务星光计划”实施方案》的通知,在城市,以社区居委会为重点,新建和改扩建一大批社区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和活动场所,逐步形成社区居委会有站点、街道有服务中心的社区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网络。而在农村,以乡镇敬老院为重点,新建和改扩建一批乡镇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和活动场地,逐步形成县(市)有中心、乡镇有敬老院的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网络。

  “星光计划”具体是由哪个部门实施呢?商报记者就该问题咨询福彩中心一位负责人,该人士称,这部分资金运用最终是老龄办负责。记者随即联系到全国老龄办和老龄办的相关负责人,两位负责人均表示,此事并非是老龄办来实施,而是民政部以及各地民政局来推动。记者随后又采访了民政局相关部门,但将近一周的时间仍未得到对方回复。

  上述市老龄办负责人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星光计划”主要在2001-2004年间推动,地区“星光计划”当时分为两个阶段实施,分为城区和山区两批来建,当时各区向民政局申请款项,然后用于筹建。但由于该老龄办负责人并不负责这个项目,且时间太久,已记不清地区当时一共建了多少家星光老年之家。

  一位接近民政局的人士则对商报记者指出,当时民政部主推这个项目,由于这个计划过去十年多,所以该项目执行的很多细节并不十分清楚。不过,当时为了这个项目的推进,还专门成立了星光办,但随着项目的终止星光办也随之解散了。

  数据显示,至2005年底“星光计划”总投资134亿元,而各省市地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如陕西省三年投资4.52亿元,建成千余个星光老年之家;再如广州市从2002-2008年,本级福利彩票公益金共投入8152.88万元,资助建设1262个星光老年之家。从全国披露的投入数据来看,平均每个星光老年之家耗资约41.8万元。

  2004年项目截止以后,民政部本级彩票公益金虽然不再大规模资助“星光计划”,这也导致很多星光老年之家最终被“撂荒”。一位接近老龄办的人士对商报记者坦承, “星光老年之家只是一个阶段性工程,一个是这个项目结束之后就会有另外的项目,比如现在正在推进社区托老所项目,当新的项目上马之后就很少有人再去关注以前的项目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2002年、2003年分别在省会城市的社区、全国地级城市的社区、县级城镇和农村乡镇建成了7278个、14943个、10269个星光老年之家,分别投入了30.77亿元、52.56亿元、51.52亿元。至2005年,“星光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建成星光老年之家3.2万个,涵盖老年人入户服务、紧急援助、日间照料、保健康复和文体娱乐等多种功能,受益老年人超过3000万。

  尽管十年前“星光计划”落实得声势浩大,而商报记者在此次调查中发现,如今有的已经无人问津,只有少数仍在继续运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其实星光老年计划应该是一个持续工程,逐步推动社区助老服务设施的完善,但目前来看与当初的预期有较大差距。主要是当时没能对运营管理的经费来源拿出一个明确的意见,从而导致项目建起来容易,却难以长期维持下去。

  他解释称, 有的星光老年之家建成很短时间就出现亏损、关门的现象,一方面是设施配备上不尽完善, 仅局限在文体娱乐、健身康复、简单医疗方面,周边老年人参与活动的热情较低,导致一部分荒废了;这其中还不乏个别地方出现了“星光计划”初衷,存在侵占为老服务场地、改变为老服务用途的现象,甚至挪用资金和借公益之名搞商业活动,但目前没有调查结果不易妄下结论。更重要的是,在公益金使用上相关部门并未引入市场化运作机制,如果当初能够提高彩票资金的运用效率,如今的社区托老计划可以更好地依托之前推出的“星光计划”。

  不过一位知情人士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尽管星光老年之家不存在,但后期有老年活动站、老年餐桌、社区老年人服务站等,这些公共场所、设施仍在运用,同样可以供老人展开各种娱乐、休闲活动。

  据民政部息显示,1987-2010年,各级民政部门集中使用彩票公益金846.42亿元,加上各级配套资金的投入,资助支持了“社区老年福利服务星光计划”、“残疾孤儿手术康复明天计划”等数十万个项目,而市也推出了老年社区一期工程建设项目、社会办养老福利机构运营补贴项目、福彩真情记忆(原“大宝真情互动”)等。

  河南财院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认为,在彩票运用问题上确实存在效率低等问题,“星光计划”只是开始3-5年大笔投入,后序跟进的机制不够完善和流畅,如何建立的星光老年之家长期发挥好为老年人福利服务的重要功能,这是更重要的一个问题,这就牵涉到资金运用的机制和效率问题。不过也要看到,民政部在不断尝试,比如通过向社会购买服务来提高资金运用效率和透明度。

  对此,另一位业内人士指出,除了要有后续资金配备,更重要的是引入市场化管理和监督机制,而不是单纯的行政力量主导。截至今年9月底,我国包括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在内的彩票销售超过1.7万亿元,对于彩票资金的运用,大体可以分为三大部分,如果以福彩为例,其中彩票发行的50%用做返,35%作为社会公益金,而公益金中的50%归中央所有,另外50%则归地方支配;另外15%则是彩票的发行费。随着我国彩票市场的迅速增长,彩票公益金的使用并未形成完善的机制,由于没有及时、全面的信息披露,对于彩票资金的详细去向百姓不得而知,社会监督和追责就更无从谈起。